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文手兼画手
因为我文,拖更狂魔
画,拖稿狂魔
每天都任务就是,生产出更多的垃圾图文

抑郁寡欢

22:58,我还坐在自己【喜欢】的乐器前面弹奏着【喜欢】的曲子。我被捆绑了,再一次被自己捆绑了,只是这一次是以【喜欢】为名的捆绑

所以,我要弹到23:00来证明我的【喜欢】

所以人都要去睡,或者在做要睡觉的活动,然后客厅里没有一个人了,只开着我身边的一盏台灯。
我看见她出现了,她站在我谱架的后面,被谱子挡住了半张脸,但是一双仿佛在笑的眼睛看着我,我很不舒服,因为她和我是同一个人。

她是【理想】,是我达不到的人。她眉眼带笑的一步一步靠近我,我越来越能看清她。她用手缓缓从谱架上抽走了谱子,用柔美的声线诠释【喜欢】是什么。
“mi  soso la——do……”是高山流水,是一首对我来说只能被琴弹出来的曲子,我干哑的嗓子唱不完整其中的三个小节。

她一边唱着,我弹错了,妈妈的骂声打断了她。
“……对不起,重来。”
每根琴弦都在颤动发声,嘶哑嘈杂毫无节奏,她笑着说这不就是韵律吗,很好听,这一次弹得比上一次好。
可我还是不明白这些东西到底有什么区别,正在想着的时候,她一步一步靠近我身边,然后在我右边停下来,弯腰抱着我。

“看来你今天晚上又要与我/失眠/噩梦\抑郁\幻觉一起度过了呢,看啊。”她指着我左边放在地上的手机,手机亮了一下发来一条QQ信息,手机浮现出现在的时间。
23:00
“看啊,你没办法再以【喜欢】为名逃避当做捆绑了。”
“嘻嘻,据图刎首的人。”

晚安

评论(2)

热度(2)