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文手兼画手
因为我文,拖更狂魔
画,拖稿狂魔
每天都任务就是,生产出更多的垃圾图文

练笔,顺便安利一下齐路这对

“没想到呢,齐木同学也可以做出如此混蛋的行径了吗?”
……
……
“这评价,倒是不胜荣幸。”



其实是给我的下一篇文配图

一个猜想xx月地向

几亿年以后,地球跪在地上仰视着月球,他破败的身体在片片碎裂。
而人类,这个一切源头的始作俑者,还有几个小时就驾驶飞船离开地球——这个养育他们的老母亲了。
地球伸出手,对他笑了笑,然后拼命想要拉住月球的手,可惜还没碰到,手就断裂开了。
月球就这么看着他,
曾几何时有一个逆着光的人影曾对他伸出手,拉起他一起前行,可是现在。
【不应该是这样的,应该是他和自己度过漫长的一生,然后双双成为宇宙的一部分能量】

【而非是未能寿终正寝的离开】
月球看着他,这一幅拟人的皮囊并不能像让人类一样流泪。
“你伤心了?”地球笑着说,“总有这么一天的。”

他身上所有的能量全部被用作飞船的能源,看来这是人类的殊死一搏。
他不想用人类的语言再回答了。
所以月球没有像平常一样马上回复,颤抖着抱起他在一片荒芜的废墟里游走 。无论在哪里,都可以看见通天的那艘飞船,它会引导人类走向未来,也会断绝地球的生计。

月球一步一步的走着,他突然冒出不切实际的想法,他想带地球回到自己家,然后把地球的内核挖出来填入自己的胸膛,这样就不用担心地球会消失了。
可惜他爱着自由,怎么能这样。
而且自己也太弱了
于是他看着怀里的人越来越轻,越来越模糊,最后带着几声心跳,一片白光,整个星球都要爆炸起来。
【人类离开】

(月球电磁波异常,无法分析,不在预算中)
(月球偏离轨道)
(月球偏离轨道速度过快,提速)

(月球偏离过大,全体一级警戒)
(月球靠近船体!!)

(警戒!!!)       (警戒!!!)(警戒!!!)  (警戒!!!)
记忆中自己在问那人
“那么地球,我问你,我是你的卫星是什么意思啊?”

“那个啊,就是我们永远不会分开的意思吧。”

【黑色和白色的记忆蜂拥而来,站在中间的,是你彩色的灵魂 】

想写脑洞给个意见

斯德哥尔摩综合症: 斯德哥尔摩综合征,斯
德哥尔摩效应,又称斯德哥尔摩症候群或者称为人质情结或人质综合征,是指犯罪的被害者对于犯罪者产生情感,甚至反过来帮助犯罪者的一种情结。
这个情感造成被害人对加害人产生好感、依赖心、甚至协助加害人.
人质会对劫持者产生一种心理上的依赖感。他们的生死操控在劫持者手里,劫持者让他们活下来,他们便不胜感激。他们与劫持者共命运,把劫持者的前途当成自己的前途,把劫持者的安危视为自己的安危。
于是,他们采取了“我们反对他们”的态度,把解救者当成了敌人

想把这个梗代入齐路,那么问题来了
谁当受害者谁当加害者

没有脑洞了,求点梗点cp【卢萨尔中心的】

能写文就写文,写不出来就画_(:3」∠❀)_
今天我也在尽力的生产不可回收垃圾

二十六字母

卢萨尔中心,26字母
Aa Bb Cc Dd Ee Ff Gg Hh Ii Jj Kk Ll Nn Mm Oo Pp Qq Rr Ss Tt Uu Vv Ww Xx Yy Zz
Again(再一次)

    你永远想不到每天死亡的痛苦,所以没有人理解卢萨尔在每天零点重置的感受.
他将再一次面对这无望的一天

Believe(相信)

    他相信自己可以死掉一万次,这让他不断的作死;但是他也清晰的知道这是什么概念,所以他又难过了
    卢萨尔总是这样

Crazy(疯子)

只要是凹凸世界的参赛者,他们就都知道卢萨尔是疯子
卢萨尔也是参赛者,
所以他自己也认为自己是疯子。

Destiny(命运)
    他总是后悔当初为什么要踏入那个洞,但都没有用了。
可能这就是长辈所说的命运吧。

Everybody(每个人)

凹凸世界中所有人都害怕卢萨尔,每个人遇见他都会逃跑。
即便卢萨尔并没有威胁

Family(家庭)
卢萨尔做梦都会梦见以前的家庭,这使他对新一天的作死充满干劲。
不过这个家,他永远都回不去了

Ground(地面)
卢萨尔不会睡觉,更不会轻易倒下
如果他的身体与地面接触的话,
那一定是他又死了。

Happy(高兴)

如果看到比金更灿烂的笑,比凯莉更甜的声音的话,那一定是卢萨尔了。
他总是这样高兴。
才怪

Inquiry(询问)

没有几个人询问过卢萨尔为什么每天都要作死
所以没有几个人知道他的苦衷

Joker(开玩笑的人)
如果开玩笑可以让他好受点的话,他一点会做这世上最会开玩笑的人

Kitchen(厨房)
其实卢萨尔是会做饭的,不过因为大家对他唯一的印象就是被自己做出的东西毒死,所以所有人都不敢让他进厨房

Loser(失败者)
这个单词和卢萨尔的名字非常接近,不过事实如此,他的确过的挺失败的。

Noise(噪声)
“卢萨尔,不要死啊!”
“醒醒!”
“为什么又……!”
“……这家伙”
今天,他也在无数的噪声中,被回收了。

Mirror(镜子)
镜子的另一边是笑着的自己,可是卢萨尔却分明的感觉到,自己并没有露出笑容。

Oppose(抵制)
所有人都逃着卢萨尔跑,不只是因为他们觉得他晦气,而是由心的抵制死亡
很可笑的是,这个比赛从开始就只有死亡

Paper(纸)
纸在无数次折叠之后,是可以割开皮肤的。
但是这种死法,却比直接用刀自尽还要令人发指。
比如说裁判球在某一天发现,在野外被自己放干血的卢萨尔。

Qualified(有资格的)
卢萨尔觉得,如果凹凸大赛有 感动凹凸 奖的话,他一定可以胜任
“应该是吓人奖吧。”嘉德罗斯毫不留情的反讽他

Region(区域)
卢萨尔经常各处找死,所以很多地方那里危险都知道,有的时候也会有人问他那片区域危险,他会一脸真诚的分享自己在哪片区域死的最多。

Secret(神秘的)
有一天,卢萨尔神秘的贴近金的耳边,扭扭捏捏似乎有什么话要说,金一脸茫然若迷,乖乖俯身去听,只听卢萨尔大声说
“金,你姐炸了!”
吓得金几个黑箭头就戳死了他。

Tired(疲惫的)
卢萨尔没有真正的感受过疲惫的感觉,他只感受过濒死时的沉重感,所以久而久之,他就把死亡当成了睡觉。

Unravel(解开)
他喜欢每时每刻都笑,但他并不是每时每刻都开心,有的时候透过他涣散的瞳孔,能看见他身上无数的锁链
沉重的让人想替他解开。

Vision(幻影)
【希望这一切但是幻影,
就像黄粱一梦,总有醒来的那一天】
卢萨尔看着流星许愿着。

Warm(温暖的)
“还是不够温暖啊。”
卢萨尔在被烧死的最后一刻,如此想到

XXOO(。)
卢萨尔在考虑,被日死算不算一种死法以及谁能陪自己实施操作,在考虑了好久之后,他选择上吊了。

Yearn(恋慕)
他把心锁起来了,怎么可能有恋慕的人呢?
但是稍微还是有点,期待着呢

Zombie(无生气的人)
卢萨尔是一个非常开朗的人,喜欢讲笑话作死,也很喜欢助人为乐
但是不知道为什么,所有人对他的印象中,他就像是僵尸。

做了一个小gif
(有可能会细化罢,但是可能性不高)
画渣死了

斗罗大陆/绝世唐门/神界传说の语C
群宣

唐门,一个少年的死去,却开启了另外一个世界的传奇。在这片富饶的大陆上,万物生长,有魂兽有人类。
看啊,命运之轮,已经开始了哦。
这里可以码原创人物的人设,但是要审核【超级简单】
可以皮原来就有的角色
进群看群规,多冒泡喔
期待新人/搓搓手

这两天手机sd卡坏了根本拍不了图片(*꒦ິ⌓꒦ີ)于是这是三天的