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文手兼画手
因为我文,拖更狂魔
画,拖稿狂魔
每天都任务就是,生产出更多的垃圾图文

七夕快乐/不想说什么了

七夕没有人陪我过于是自攻自受去了。
【凌】x【虻尘】双性转

“哥哥哥哥——”梦里,仿佛在远处传来的声音,虚无缥缈让人真真切切听不清楚。
“凌?——噗唔!”虻尘有点糊涂的想着,然后肚子瞬间一疼,彻底从梦中清醒了过来,睁眼一看,一张略带青涩的正太脸映入眼帘。

“虻哥哥你终于醒啦哼唧~”不过,虻尘想,正常人被人一下坐到肚子上肯定会醒的。
那人歪头扬起嘴角,用一贯像是撒娇般甜腻的语气,仿佛他没醒是很大的罪过一样。

虻尘把凌从自己身上挪下去,这家伙真无耻大早上的生理反应差点给他坐回去,没点自我意识,还真是个未成年的小孩子。

“好重,快起来吧。”
他终于把凌的身体彻底从自己身上移下去,结果人家一翻身又趴在了自己身上。
凌伸出舌头对他略略略,“不嘛不嘛,虻哥哥知道今天是什么日子吗?”
“啊?”
什么日子??虻尘怎么会知道,他过日子星期几都不太清楚,又怎么会知道今天什么日子。

“……你,你的生日?”
“我的生日在五月哼唧。”你忘了送生日礼物。

“我生日?”
“你生日在六月哼唧,自己都不记得了吗这是。”

都不是那是啥啊,他最不擅长这种东西了,偏偏凌要每天都掐着节日过,又不是要投胎算那么清楚搞什么。
凌倒是一点都没有失落,仿佛他不记得已经习以为常了,干脆就告诉他了,“今天是七夕哦,中国传统的不休假法定节日。”

“哦”虻尘倒回床去了

“等下啦——哥别睡啊陪我起来一起过节嘛哼唧!”
虻尘翻个身,“太无聊了,咱们两个单身汉子过什么,一起出去烧情侣吗。”
看他一点兴趣都没有,凌在他身边叽叽喳喳说了半天也没效果,一脸悲愤的倒在他身上把虻尘压的半死。

“呜呜呜我想吃甜点嘛哼唧,呜呜呜呜呜今天两个人约会半价嘤。”
“两个大男人是不会约会半价的,笨蛋吧。”
“我可以穿女装啊哼唧……”

虻尘挑起了一边眉毛,“嗯?真的吗”
“嗯哼唧——”凌泪眼朦胧的看着虻尘。

……
咖啡店里
今天的咖啡店几乎全是约会的情侣,不过倒也不是那么多毕竟单身狗现在全窝在家里呢。
虻尘生无可恋的看着对面坐着的那个女♂孩子,心里莫名其妙的觉得很羞耻,但是凌一点也没觉得不妥,刺溜刺溜的喝着虻尘那份半糖的奶茶。
“小祖宗你满意了吧。”他扶额
“没,我要那个哼唧。”凌一指旁边的广告牌,上面写着接吻大赛,吻得时间最长的今天免单。
“……我不。”什么走向啊,言情小说吗这是,可是那也是男主和女主不是男主和女装男主啊。
“我就要去哼唧。”说完就喝完最后一口奶茶直接拉着虻尘过去了,连一点思考犹豫都没有。
所以没有协商好的两人就这样在比赛场地里互相伤害,凌倒是没什么事就是虻尘社交恐惧症加害怕别人触碰简直要死了。
“先生,”旁边的服务员小姐不忍直视的看着他们俩,“小姐她都那么主动了,就亲一下吧,说不定还有什么奖品呢。”
虻尘一句话卡在喉咙里憋着,手都松了几分,凌看着他,眼睛越来越红,最后咬着牙狠狠的说了一句。
“虻尘你真TM傻逼。”说完他直接掐住虻尘的脖子就吻了上去,狠的简直像咬。
虻尘连躲的余地都没有,然后就听见凌越来越红的眼睛,就和当初黑化了一样,他听见凌在他耳边喃喃的低语
“你以为我真想吃点心吗,我又不是孩子。”说完随即一吻,再松开时虻尘简直要因为害羞窒息了,看他似乎还想说什么,凌直接打断。

“我真稀罕免单吗啊?”说完又是一吻,虻尘只觉得浑身发软却被箍着腰连半分都动弹不得,一时间只觉得天旋地转,时间都凝固在凌的气息里面。
“我想要你,我只要你。”
最后一吻

他们两个取胜了,如果忽略别人都亲完都几分钟了他俩还没分开,忽略最后女♂生是搀扶着男生下台的就完美了。

总之,七夕快乐。
凌轻松的笑着,已经在盘算回家以后他能做什么了。

——————————
行了我滚了,现实里面我还是单身狗永远不会变的。
论人设的谈恋爱了我还没有

评论