我是一个不称职的文手兼画手
因为我文,拖更狂魔
画,拖稿狂魔
每天都任务就是,生产出更多的垃圾图文

短篇架空《Dreaming》

cp,摄影师x入殓师不逆
微虐向注意

一)

正文
“好,我陪你。”
……
…………
………………
“约瑟夫先生。”对面的人灰色的眼睛乌溜溜的看着对面的人,仿佛在谴责对方为什么不听人说话,然后在他面前挥了挥手,露出疑惑的表情。
约瑟夫马上回过神来,笑着说,
“啊,卡尔先生。”他有几分抱歉的笑了笑,因为他走神了,“对不起,能不能再说一遍?”

伊索·卡尔只是轻描淡写的带过去这段话题,继续给下边的尸体化妆了,一句废话也没有。
约瑟夫一时间有点尴尬,踌躇了一会儿还是转身去给其他尸体拍遗照去了。这是他第一次拍遗照,上等人的生活习惯使他接近尸体还是觉得很不适。

再加上刚才的走神恐怕已经得罪了这位很有名但性格孤僻的入殓师了。
真是失礼,约瑟夫心虚的想着,一边视线不住的往这里唯一的活人飘去。

也难怪他有点发怵,毕竟这次他拍照的对象是这次一场巨大的死亡案件的受害者,对他们施暴的对象已经伏法,只徒留了这些残缺不全的死人。

不过最主要的,他这位入殓师先生的确是十分钟情。虽然眼神里透着一股死气,但是清秀的脸却不是口罩可以掩盖掉的。

毕竟约瑟夫是同性恋的一员,看见如此符合自己审美的人即便是在这种情况下还是有点呼吸急促心跳加快。

不过很快,工作要结束了——在约瑟夫十分磨蹭的速度下,终于那么几张照片还是在下午三点多拍完了。
整好是喝下午茶的时间,约瑟夫有点满意的想,看着一边收拾东西准备走的卡尔开口。

“今天真是辛苦您了,如果不嫌弃,可否请您到我家喝杯咖啡?”
一边这样问,一边拿出多年社交的笑容,
实际手心都捏着汗(。

“嗯?”
对面那位一直冷着脸的入殓师露出一副愣住的表情,眼睛瞪大有了几分神采。
“问我吗?”清楚明白的男中音从口罩后面传出而显得闷闷的。
约瑟夫简直要破功了,“当然是说您,这里没有别的“人”了。”

卡尔似乎也觉得这种问题有点丢人,凝噎了一下胡乱的点点头。

“可以的,麻烦您了。”

其实这里离约瑟夫家并不远,所以很快就能到家了,到家他立即吩咐仆人准备了几样平时不常见的点心。

“请稍等一会儿,卡尔先生,点心马上就好,先喝杯茶吧。”约瑟夫本身其实并不喜欢喝茶,他喜欢醇美的红酒,不过这个点喝酒实在是有点太过故意。
眼见卡尔端起茶,才将口罩摘下来。不过约瑟夫并没有吐槽为什么他一直要带着口罩,而是直勾勾的看着那人俊秀的脸庞。

卡尔无父无母,自幼与他师傅学习入殓的手艺,没怎么出过门,和常人比较起来要白出不少。长相上虽然不算艳绝四座,但也确实比寻常男子要漂亮几分。

约瑟夫连忙喝口茶缓缓他干涩的喉咙,默默的想着
不亏是最好的入殓师,咳,连相貌都出众。

这一场下午茶,卡尔硬生生被留到傍晚。

卡尔还是一副极其正经的工作面瘫脸听着约瑟夫各种各样的话题依旧不为所动。
最后这位可怜的摄影师只能乖乖的和他道了别。
唉,这么正经真的留不下来人。

“期待希望下次见面,卡尔。”

“谢谢您的款待,期待与您下次见面。”卡尔看着约瑟夫,轻轻抿抿嘴回应,眸子深处却默默翻涌着一些异样的情感,紧紧的掐紧了自己的手腕。

这一晚上倒是谁也没睡好,约瑟夫今天要去卡尔哪里拍那些人的遗照。

他总觉得哪里不太对,但他并未细想。

“约瑟夫先生,您来了。”卡尔点头向他示意,约瑟夫也报以微笑回应。
这次他拍照的对象是这次一场巨大的死亡案件的受害者,对他们施暴的对象已经伏法,只徒留了这些残缺不全的死人,这可以对他来说是很大的挑战了。

不过最重要的,他还想请那人喝喝茶,可以说是很醉翁之意不在酒了。

“约瑟夫先生。”
这平白无故的一句话把约瑟夫吓出一身冷汗,天,他又走神了。
“嗯……十分抱歉,您能重复一遍吗?”他很尴尬的出声,却只被那人轻描淡写的带过话题。

哪里不太对,
约瑟夫没太注意,转瞬即逝。

算了,估计又是什么不重要的事。
他安慰自己道。

下午茶,卡尔还是在约瑟夫那边度过的。
约瑟夫尽管使出浑身解数也没办法让那人松动一点,他有点自暴自弃,恐怕这位入殓师先生是真的很直,恐怕自己这次初恋要无疾而终了。

“天晚了,需要我送您一程吗?”约瑟夫不太抱希望的客套了一句。

“好啊。”
卡尔抿抿嘴,似乎想要笑一下。“麻烦您了。”
约瑟夫简直怀疑自己听错了,随即结结巴巴的的蹦出几个单词,然后内心简直要爆炸。

!天!也许我不该这么早下定结论,他心满意足的想着,把自暴自弃直接抛到脑后。

【不管怎么样,总之有戏啊。】

傍晚的夕阳笼罩着城市,马场跑过的声音仿佛被放大了好几倍。

两人相对无言,没了刚才答应和接受的勇气。

“嗯……能邀请到您真是像梦一样呢……”约瑟夫没话找话的说到,不自觉的让语气带了几分暧昧。
【我,我在说什么??】

约瑟夫突然尴尬,恐怕这种话根本让人接不下去吧。
却没想到卡尔很自然的点点头,

“我也好像做梦一样。”
转过头对视着他微蓝的眼睛,“如果是梦,我并不愿意醒,约瑟夫先生。”
约瑟夫仿佛五雷轰顶,直接发了愣,没听见接下来他轻声说的一句话。

“可惜,我们明明睡着,梦却已经要醒了。”

评论(7)

热度(58)